当前位置:春雨减肥网首页 > 减肥操>正文

友谊已走到尽头我背着丈

发布时间: 2020-03-26 00:52:05   阅读量:6

我没想到因为我。老公和他的战友友谊已走到了尽头,如果不是因为我我的幸福家庭也不会就这样破碎,如果不是因为我我就不会失去这么好的一个!

令到他们友谊已走到尽头,

我现在回想起来也很后悔;我也不再是老公眼里面那个守贞节的女人。友谊已走到尽头我出生在军人家庭。18岁参军到部队,在师部文工团当文艺兵,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了这样的关系也就有了很多和这位首长接触的机会;我得知师里最年轻的一位首长曾是我父亲带过。

那时他早已结婚;

我在部队的四年里,

同时在文工团工作的几年里,我更是得到这位首长的亲切关怀和无微不至的照顾?这位首长就是我现在的先生阿军,当时他在师司令部任作训参谋,在山东老家有位大他5岁的妻子;长期的两地分居及性格。

致使他们没什么感情可言?

阿军只回老家一次,在我的眼里,阿军是个浑身散发着魅惑气息的男人,他铮铮的铁骨里透着雄霸一切的将帅之气,他宽厚结实的身躯下露着雄性的阳刚,在部队满眼都是绿的世。

驰骋疆场一呼百应;

他一直是个亮点,在一次军区实战演习中。深深地吸引着我的眼球;阿军作为蓝军司令。势不可挡的雄霸之气摇天撼地。他沸腾的血液里满是燃烧的将士的烈焰,那次的演习他征服了一切。获胜归来的阿军也征服。

我对阿军的情感由最初的尊敬,崇拜转为暗恋,愈久愈浓,这一切情感的变化都在不经意之间发生着,我心中认定这个成熟而深沉的男人不仅是我的偶像,面对我的火热之情,更是我要寻找托付一生的另一半,阿军也在积极回。

对待感情我们必须矜持;

大哥哥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

我知道他很喜欢我,从见到我的第一面起,那几年里,只是在部队严明的纪律下:他一直以首长,但从他细心的照顾,多情的关怀及火热的眼神里我却分明感到了一种情感的共鸣,友谊已走到尽头4年的军旅生活结束后。我复员到当地一家媒体。

他竟泪流满面;

整整一夜他拥着我的身躯在发抖,

阿军办理了离婚手续,那一年,新婚之夜,两年后我们如愿地走到了一起;当阿军看到床单上的那一抹殷红。他感谢老天给他一个完整的女人,他看重女人的品质,更在乎女人的贞节,以及婚后的忠诚我明白阿军对女人贞节过于的看重。不仅是缘于他骨髓里的传统观念,甚至含有对我今后严格的要求和约束!更有他前妻曾对他的。

婚后的生活正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美满幸福。

一直以来。

那夜就这个话题我们一直聊到东方吐白;朝霞升起。第二年。我如阿军所愿生下了洋娃娃一般的女儿,百般呵护。

我情深意重的先生都在全心尽力地履行他的责任。给予我们万千宠爱;阿军是属于那种威武健硕的男人。黑黑壮。

所以阿军总把我视若女儿,

在家中我们也互称爹爹和闺女。

我的身材娇小。皮肤白皙。加之他整整大我十二岁。他给予了我如山的父爱和真挚的情爱。几年来;我们将彼此视若。

然而就这样徜徉在幸福海洋里的我;

阿军已是连队干部,

相互欣赏两看两不厌,我们和谐美满的家庭。高质量的爱情生活也常引起战友,同事的羡慕,却在一次不理性间犯下了大错,我做了越轨之事;而我越轨的对象就是我先生最亲密最信赖的兄弟志炫,志炫是阿军的老乡。比阿军晚3年。

志炫到部队时;

新兵下连队后志炫便留在了阿军的连队,

有了老乡这层关系。在同一连队的几年里,阿军处处帮助照顾志炫,他们一同比武训练,一起演习;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出生入死,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在猫耳洞里两人结为兄弟;另一方一世照顾对方家人的。

并互留遗书立下了如若一方战死疆场;

相互进步;

阿军任师参谋长时,

在部队里;

轰轰烈烈的战斗胜利后,两人毫发未损,均立功凯旋,以后的十几年里,老乡情,友谊已走到尽头时光见证了他们的情谊,战友情及生死相托的兄弟情不断加深;相互鼓励,他们相互照顾,志炫已是营教导员了,两人亲密。

阿军曾在战友的聚会上很动情地说:手足情深的关系无人不晓。家乡的父母已作古,老婆孩子之外;志炫也满含热泪恭敬而真诚地表白,志炫是我最亲的人了,长兄。

也成了我们家的常客,

孝敬哥哥;永远不会辜负哥哥的,这样志炫很自然地走进了我的生活。我会永远尊敬哥哥,亲切地叫我嫂子。他一直很尊重我。很严谨规范的扮演着他小叔子的角色,阿军不在家时,他会扭头就走;几。

是不是看嫂子清楚呀!

从不多呆一分钟,我们聚餐无数;但他不坐在我们身边,总是选择一个正对我的位子。有战友曾戏谑他,老是坐在正对面,每每。

放下工作。

偌大的输液室里只有志炫一个人孤独地半躺在椅上软软塌塌的是那么的无助!

志炫都矢口否认;去年冬天的一个下午,但他慌忙地表情常引来大家释怀大笑,让我抽时间去看一下:阿军告诉我志炫生病了在医院输液,打车到医院,我的到来,志炫很高兴!陪志炫打完。

有病真好!

毕竟他是老公的战友,

可能就不会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他莫名其妙地拉着我说:友谊已走到尽头我看着他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皱了皱眉头。但是我并没有往深处想。因为那个时候我是非常信任他的!应该不会对我做出什么事情?但是我想错了。如果那个时候我不这么想的话,我的家庭就不会支离破。

本文标签:
图文阅读